【台灣多元教育家長協會第二屆第一次會員大會】

1/24這天很開心可以有許多家長協會的成員一同參加本次的大會,理事長林國明老師特別感謝協會在這一年疫情的限制下,仍然在多個領域中持續努力,特別是關於性平和校園中的人權方面等。過去一年,協會透過各種媒體露出聲援議題,包含服儀解禁、反對晨光時間的宗教宣傳、聲援同志教育等。我們也舉辦了繪本親子共讀的活動,亦推出線上訪談影片「我的小孩談戀愛了,怎麼辦?」和家長談情感教育。除了上述議題外,未來協會也會在108課綱與學習歷程檔案的部分持續耕耘,家長協會在此議題中扮演彙整意見、聯繫相關家長團體的角色相當重要。

本次大會也請到各組負責人進行工作報告。學齡前的部分由石易平老師說明反對教育部開放幼兒園實施英語教育;國中組的劉家豪老師代表說明如何讓既有的修正條文在體制內落實,例如:服儀規定已改革卻未執行、技職升學模式等;高中組則由林國明老師針對大學入學制度的改革,尤其是學習歷程檔案的部分做細部說明。另外,性平組由鄭立中老師代表,討論晨光時間的運用,並鼓勵更多家長會員進到體制內扮演正面的角色去平衡「所有家長都很保守、很害怕性平教育」的氛圍。出版組梁莉芳老師表示,過去曾在季刊中探討鼓勵家長參與子女學校教育的政策,以及用非典型家庭的經驗來檢視教育現場,今年將與性別平等教育季刊合作,希望能以協會的名字來提專刊計劃。家長協會過往累積了很多相關的訊息,該如何利用這些資源來協助家長,是我們未來可以繼續努力的方向。

本次大會也向各位會員報告2020年度經費計劃,並進行章程修正與改選理監事。組織章程修正,為了方便會務進行,將理監事人數下修,改為理事21人改為9人、監事7人改為3人。

改選後理監事委員名單如下:

【家長協會理事名單】

林國明、鄭立中、官曉薇、陳志柔、劉家豪、梁莉芳、李玉華、王儷靜、陳韻如
(備取理事一名:賴曉芬)

【家長協會監事名單】

石易平、覃玉蓉、鄭斐文
(備取監事一名:張盈堃)

後續歡迎大家持續關注多元教育家長協會的資訊,我們也會持續在這個領域上努力!

Sponsored Post Learn from the experts: Create a successful blog with our brand new courseThe WordPress.com Blog

WordPress.com is excited to announce our newest offering: a course just for beginning bloggers where you’ll learn everything you need to know about blogging from the most trusted experts in the industry. We have helped millions of blogs get up and running, we know what works, and we want you to to know everything we know. This course provides all the fundamental skills and inspiration you need to get your blog started, an interactive community forum, and content updated annually.

【活動回顧】我喜歡我的模樣:親子共讀繪本 (北大藥局親子共學團場次)

撰寫/整理:何嘉燕

【親子共讀和家長、孩子一齊認識性別議題】
這次活動受到北大藥局親子共學團的邀請,讓我們有機會到三峽進行「我喜歡我的模樣」繪本活動。早上十點,一組又一組的家長帶著小孩來到北大藥局。北大藥局空間寬敞乾淨,兩邊書架上放有一些兒童玩具與繪本,也備有畫紙與顏色筆。現場播放節奏輕快的音樂,有些家長帶著孩子閱讀繪本;有些孩子發揮想像力,坐在地上畫畫,等待活動的開始。

【落地投影讓講者、小讀者與繪本有更多互動】
活動開始了,牆上放著兩本故事書封面的大投影,「小朋友站起來,我們一起來做熱身活動」講者李玉華「阿丁」以熱身的方式讓小讀者知道今天要講的繪本是青林出版的《國王與國王與他們的家》與《誰說這是男生的玩具!》。每次阿丁問問題,小讀者反應都很快,跑到投影前指出答案。這次阿丁也有問小讀者「你們有度蜜月嗎?」小讀者一臉疑惑看著身旁的媽媽、爸爸,家長們跟小朋友解釋一番,兩位國王的故事也是從度蜜月展開,他們帶著行李箱,遇見不同的動物與難題。

【玩具的顏色限制孩子的想像】
談起玩具,小朋友都說出自己喜歡的玩具和顏色。故事主角把恐龍塗上粉紅色,讓在場的小朋友都發出「嘩」一聲。繪本《誰說這是男生的玩具!》與家長、孩子的生活更為接近。一般來說,大家都會認為「男生只能玩藍色的玩具,女生只能玩粉紅色的玩具」,但這是傳統性別刻板印象,玩具盒上的標籤並沒有標示「只能男生玩」或「只能女生玩」。其實,玩具沒有性別之分,顏色也是。像故事中女主角一樣,很勇敢地把一隻綠色恐龍變成粉紅色,讓她的朋友擁有一隻粉紅色恐龍是一件很酷的事。希望主角的故事能夠讓各位小讀者和家長對玩具有新的認識與想像。

【孩子的想法很重要,從「做中學」增加親子互動與溝通】
來到家長孩子一齊動手做行李箱的環節,阿丁這次有帶一些木片、松樹樹枝和花,北大藥局親子共學團也有準備棉花、工具,多元家長協會也有準備紙黏土、毛根等小裝飾。看著大家都很用心地做屬於自己獨一無二的行李箱,過程之中互相溝通、尊重孩子的想法,場面溫馨又幸福,希望每組家庭在讀繪本中或是做行李箱,都能夠收獲滿滿。

【集地方社團力量,推廣大眾認識性別議題】
這次與北大藥局親子共學團的合作,以繪本方式讓更多的家長、孩子接觸性別相關議題。相信這次活動讓家長對性別議題有更多的認識,也了解到無論孩子喜歡什麼顏色、玩具,甚至是不同的性別認同,讓他們「喜歡自己的模樣」是最重要的。期待日後能夠再次與北大藥局親子共學團,或是其他地方社團,舉辦更多親子共讀活動

【活動回顧】 我喜歡我的模樣:親子共讀繪本活動紀錄

撰文/整理:石容瑄

當天也很幸運的有經過現場而進來參加的爸爸與孩子,一起跟我們享受這個寓教於樂的下午。第一本《國王與國王與他們的家》,講師玉華用《國王與國王》相同的角色開頭,詢問小朋友們記得出現過的角色誰是誰嗎?雖然大部分的孩子都沒看過書,但也不減他們的專注,認真等著老師解答。接著老師開始說起繪本內容,講述國王與國王去蜜月旅行遇到的種種,此時有小朋友疑惑的問「什麼是蜜月旅行?」大家都笑了,老師說,就是結婚的兩人一起去度假,過開心的日子。小朋友馬上反應:就不用做家事!看著互動熱絡的氣氛,大家都感染了小朋友的開心。繪本裡有著很多動物,玉華也藉著圖畫與孩子互動,問大家各自認得什麼動物呢?隨著國王們的旅程進入尾聲,兩人帶回家的行李箱卻似乎藏著什麼東西。「大家覺得,他們的行李箱裡放了什麼東西呢?」小朋友們也看圖很踴躍地回答。

第二個故事《誰說這是男生的玩具!》,玉華直接破題介紹兩個主角Pearl與Sebastian,這對好朋友在遇到有人說「恐龍是男生的玩具,女生不能玩」的時候,很聰明地用粉紅色的顏料把恐龍漆成粉紅色的!小朋友們都很認真地跟著老師的講解,沉浸在故事裡面,還不時主動補充「對啊!女生也可以玩恐龍!」繪本中也提到,小朋友們很容易受到電視上的廣告影響,認為女生要喜歡粉紅色、男生要玩球等等,正是現代社會媒體對刻板印象的影響。因此,Pearl和Sebastian決定寫信給……「總統!」「電視台!」沒錯,他們和電視台反映這個情形,電視台也回信給他們道歉囉!透過和小朋友的互動,一起思考我們生活中的許多觀念、是誰形塑了這些觀念,也讓他們想想,可以採取什麼樣的行動呢?

此外,玉華也順便介紹了另外兩本Mel Elliott的作品《Pearl Power》與《她有兩個爸爸》,和今天的第二本繪本是相同的作者,也是給小朋友很好的啟蒙繪本喔!在小朋友製作行李箱的同時,玉華也跟家長討論到同婚議題與性別友善玩具。《國王與國王》這本書是2000年在尚未同婚合法的荷蘭所出版,隨後2001年荷蘭成為全球第一個同婚合法國家,這本書也在全球被許多學校當成給孩子看的繪本,不只是臺灣,在美國也曾遭到反彈。玉華也和家長介紹臺灣同婚配偶收養議題,尚未完善的法規使同志伴侶無法收養非親生子女,我們在平權的路才剛剛開始。玉華問大家,關於玩具,我們是怎麼決定給男生玩和女生玩?英國有組織推出Let Toys Be Toys的倡議,建立專門販售性別友善玩具的網站(https://www.lettoysbetoys.org.uk/),鼓勵我們打破玩具區分性別的刻板印象。

家長們提出兩個問題,首先關於什麼時候開始教性別比較合適?玉華認為,生活處處是性別,孩子從一出生就開始觀察、學習父母的表現與互動,練習怎麼當個女生/男生,因此性別教育從小就應該開始,依照年齡使用適齡方法教導,如美國作者Robie H. Harris所著一系列繪本 It’s Perfectly normal 、IT’S SO AMAZING! 等,就有依照不同年齡建議閱讀不同本。第二個問題是如何帶孩子認識多元家庭?玉華說,多元家庭有不同面貌,無論是隔代教養家庭、單親家庭、大家庭、同志家庭、離異家庭,都是多元家庭,除了平時生活中遇到就可以適時和孩子討論,繪本是作為親子聊天很好的媒介,藉由繪本可以和孩子互動、分享閱讀感想等等。

延伸活動中,製作好的行李箱讓孩子和家長分享製作理念,有人是自己專屬的花園行李箱,貼滿各式各樣的花草;有人是環境孕育生命的意象,包含要愛護環境、海邊風景,以及衝浪活動;也有人製作火山爆發的現場,可以看見非常富有創意的創作。第二個活動是聖誕節提前交換禮物,各自帶著娃娃、小書、襪子等,抽籤相互交換,體驗聖誕節獲得禮物的興奮。

最後,很感謝各位參與的家庭與講師玉華,讓我們的活動十分豐富,本日活動圓滿結束,也敬請期待家長協會未來的活動唷!

【活動回顧】 我喜歡我的模樣:親子共讀繪本活動紀錄

撰文/整理:何嘉燕

【用繪本的方式向小朋友、大朋友介紹多元家庭】
在12月初的星期日(12月6日),多元教育家長協會在社會創新實驗中心舉辦了一場「我喜歡我的模樣:親子共讀繪本活動」,當天出席人數約三十人,十組家庭。由專業講者帶著小朋友和家長一同享受閱讀的樂趣,認識多元家庭。是次活動介紹的兩本繪本是《國王與國王與他們的家》和《誰說這是男生的玩具!》。第一本繪本是《國王與國王》的續集,講述兩個國王婚後渡蜜月遇到的事情,他們想要組織家庭,可以怎樣做呢?第二本繪本是帶小朋友認識玩具顏色沒帶性別之分,男生可以玩粉紅色的玩具,女生也可以玩藍色的玩具,回歸「玩具是玩具」(Let toys be toys)的概念。

【行李箱裡面有什麼?創造一個獨一無二的行李箱】
在我們場佈時,講者李玉華帶著鮮花、小禮物、顏色筆、繪本、電腦袋⋯⋯一個人拿著三、四袋物品匆匆忙忙走來,她為了讓繪本活動更加有趣、抓住小朋友的注意力,精心準備了豐富的教案。在場的工作人員頭上都帶了國王的王冠,每位參加者都有自己的名牌,場內亦有很多繪本、美術材料,聽著舒適的純音樂,有些家長倆倆聊天,有些小朋友自己看繪本,有些家長伴著孩子閱讀。小朋友跟家長們隨意、舒適地坐著,坐在後方台階,或坐在前方的懶骨頭。講者玉華拿著麥克風,先自我介紹、介紹協會,她話不多,馬上講故事。小朋友、大朋友齊齊望著投影幕,一邊聽故事、一邊聽講解。「你們看出來那是什麼嗎?」「鱷魚!」「繩子!」不少小朋友都熱絡地回答,聽到富有想像力的童言童語,大家都露出了笑容。

聽完兩個故事後,小朋友開始動來動去。玉華馬上進入延伸活動,讓一群小朋友製作自己的行李箱。這是個考驗小朋友、大人的活動,用從家裡帶來的鞋盒,用現場有的裝飾,毛根、圖畫紙、紙黏土、色紙,動手動腦,拼貼出喜歡的行李箱。在製作過程中,家長們會和小孩討論用什麼顏色的紙黏土、毛根和色紙,也會問小朋友喜不喜歡、好不好,從旁協助小朋友製作,相信行李箱也載滿了珍貴的親子回憶。

【記者會】教部擬鬆綁法規讓幼園可全日教外語 托盟籲別火上加油

政府推動2030雙語國家,為避免外界誤解幼兒園不能教英文,教育部10月中預告修正「幼兒教保及照顧服務實施準則」第13條,擬刪除現行「幼兒園不得採全日、半日或分科之外語教學」條文,幼兒園可採全日的美語教學。法規公告期將至。

托育政策催生聯盟今召開記者會,多位幼兒家長、學者重申,幼兒階段應著重認知、溝通學習,若太早學英語,恐讓孩子讀不懂中文,影響邏輯思辨力,呼籲教育部應懸崖勒馬。坊間不少幼兒園標榜雙語教學,實際上,可能都是領有補習班、幼兒園兩張牌,過往即便幼兒園不能全日、半日或分科教英文,仍有許多幼兒園會透過補習班,或故事班來招生,滿足家長讓幼兒提早學美語的需求;卻也有家長、學者憂心,孩子太早學英文,恐影響邏輯思辨力,甚至孩子上小學後,因為本國語言沒學好,數學題目看不懂也不會寫,錯失學習黃金期。

「幼兒是要站穩起跑點,而非贏在起跑點」,設籍北市大安區的幼兒家長石博元表示,先前替孩子找幼兒園,卻發現不少園所都採分科、填鴨式教育,還標榜全美語;他批評,教育部根本無力控管幼兒園分科教學,放任非法幼兒園運作,如今說是「怕外界誤解」而要鬆綁法令。他認為,一個好的法律,若人民有誤會,應該是溝通,而非把法律刪除,刪除後是要圖利誰?

托育政策催生召集人劉毓秀表示,國際「認知」期刊(Cognition)2018年曾分析67萬名美國成年人學習語言的經驗和成果,研究指出,只要在10至12歲前開始學習第二外語,就能達到語言水準,並沒有差別。劉毓秀認為,沒必要在孩子幼兒階段就上全美語來犧牲孩子。

婦女新知基金會政策部主任覃玉蓉育有一歲大的幼兒,她說,先前在家附近蒐羅400多間私幼名單,但去除有教外語,以及違規幼兒園,最後竟只剩3間。實際走訪其中一間,園所除了解釋幼教理論,也搬出法規不允許分科英語教學,讓她非常心動。但劉毓秀憂心,若刪除法規,恐讓想堅持「正常化教學」的老師無所適從。

多元家長教育協會常務監事、輔大社會系副教授石易平也提到,先前有研究指出,若把孩子放在禁止說國語的全美語環境,孩子會因日常對話英文語彙能力有限而避免和同學互動,以降低紛爭,除非發生紛爭,才會用外語和教師告狀。石易平說,鬆綁法規,可能會激化既存的英語教育競爭,讓英語裝備競賽向下延伸,摧毀努力維持教學正常化的幼兒園;全國教保產業工會理事郭明旭則指出,幼兒園雙語師資不足,不少教保員對英語教學一竅不通,既無法讓教保員發揮教保專長,也徒增壓力,無助於兒童語言學習。

TPEA 台灣家長教育聯盟理事長謝國清表示,台灣學生雖從小學三年級開始教英文,如今也有10多個縣市從小一就開始教,有人建議乾脆統一從小一教。當時課發召集人表示,英語學習不是越早學越好,台灣的英語師資也不足,恐擴大城鄉差距,應先把既有的英文教育做好。

教育部先前回應,準則修正後的執行方式與現行規定並無不同。但覃玉蓉反批,教育部並無實質回應相關問題,坊間幼兒園都是違法教外語,但過去教育部的處理方式就是「不處理」,若執行方式沒變,那就是不會處理。

【活動回顧】 歡樂的家,可以是什麼模樣?

高雄性別公民行動協會理事長劉育豪—小豪老師的新作《我有兩個媽媽》在本月熱騰騰的出版啦!暑假八月九日的時候,我們也很榮幸的邀請到小豪老師來到台北和我們分享了《我有兩個家》和《阿肯的歡樂之家》這兩本繪本。相信大家前陣子都有關注針對中小學新生閱讀推廣計畫選書 —《國王與國王》這本性平繪本的正反討論,而今天我們想藉由回顧當日說故事活動的這個機會,希望這些紀錄可以給家長們一些參考,讓大家未來在陪伴孩子閱讀繪本時可以更有方向地引導孩子學習與接收故事欲傳達的理念。

小編當天也有參與活動,看見現場來了十組家長,小朋友年紀最大的有國小中年級的學生,年紀最小的有學齡下的孩子。特別的是有一位爸爸因為先前報名的太太和孩子臨時有事無法到場,所以選擇自己前來,希望可以獲得一些經驗分享再帶回家去。也許大家會認為台北性平教育的教學資源很多,但其實對此有需求的家長不一定曉得取得活動資訊的管道,有意願對性平教育做更深入了解的家長們也不一定有平台能夠去做交流。

💁🏻‍♂️小豪老師問大家:「你們家裡有幾個家庭成員呢?」

👦🏻一位小男孩回答:「三個,媽媽和我,還有一隻貓。」

活動開始前小豪老師詢問小朋友們的家庭狀況,有的孩子和母親一人同住,有的孩子和爺爺奶奶一起住,家庭成員從兩個人到八個人,甚至更多,發現每個家庭的狀況都不同,讓孩子們打破對家庭觀念的單一想像,認識更豐富的可能。

除此之外,小豪老師特別叮嚀家長們,在說故事的過程中他會拋出許多大大小小的問題,請爸爸媽媽不要代替或者誘導小朋友回答,留時間和空間讓孩子去思考、發揮創意,爸爸媽媽也可以從中觀察孩子對問題的感受和看法。後續更能針對孩子的需求,給予相對應的協助和教學。

【為什麼我們會選擇《我有兩個家》和《阿肯的歡樂之家》這兩本繪本呢?】

這兩本繪本都圍繞在「家庭」這個核心主題,因為小編認為「家」應該是一個可以承載每個人大大小小的喜怒哀樂、可以給予我們慰藉和力量的修復之地,所以不應該只侷限在單一的樣貌裡頭。藉由認識單親、隔代教養、同志家庭,看見世界的真實,瞭解世界上充滿了各式各樣的家庭型態,學習理解並尊重差異,才能減少因未知而產生誤解、排斥,甚至是自我懷疑的機會。從最貼近我們的家庭出發,也有助於從日常生活中實踐性平教育。

【《我有兩個家》的故事過程】

「我是妮娜,我有兩個家,爸爸住一個家,媽媽住一個家。我住在兩個家,有時候和爸爸住,有時候和媽媽住。」小豪老師帶著大家一起走進了妮娜的內心世界。看著爸爸媽媽從過去相親相愛,到後來吵架時在中間當夾心餅乾,最後分開在雙方的家各自陪伴妮娜,也會一同出席妮娜的活動。

聽故事的過程中,小朋友也跟著觀察繪本中妮娜家養的貓和倉鼠出現在什麼地方,和妮娜的心情有什麼關聯性。在大故事的主軸下,家長們可以從旁引導孩子去發現這樣的小細節,察覺這些角色們與妮娜的關係,與他們是如何牽引、伴隨妮娜的心情。

「每天我們會通電話,爸爸問我學校的情形,媽媽問我午餐吃什麼,我們會在電話上親一下,電話那頭也會親我一下,讓我覺得耳朵好癢。」小豪老師問:「你們也會和家人在電話裡頭啾一下嗎?」也許每對家長和孩子的關係和親密度會因為現實環境、背景的差異而有所不同,但請記得,別吝嗇地去表達自己的想念和愛,傳遞屬於親情間獨有的溫度。

簡單直白的故事希望可以讓大小朋友明白,也許在現實的不可預期性中,生活的樣貌會和從前有所不同,但我們可以學習從不同的角度去看待事情、學習調整自己的心態並接受現況,也許實踐不是那麼容易,但若能透過不斷的溝通與對話,對家長和孩子雙方來說,都是一種能夠彼此牽引並相互成長的過程。

但和故事中幸福美滿結局不大相同的是,我們明白現實生活中有多少正在經歷「協議結束婚姻關係的夫妻」與「已離異的父母」在處理關係時,偏向著重在兩人間的感情和財產問題,卻容易忽略子女的感受和情緒。對大部份成長中的孩子來說,父親和母親就是自己的全世界,是同等重要的關係,所以勢必無法嘗試在任何一方之間選邊站。我們明白經營婚姻和家庭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若能多花一些心思傾聽孩子的心情,試著把聚焦點放在孩子身上,將孩子的最佳利益納入考量,對於孩子的成長歷程來說會是相當大的幫助。

新生命誕生後,伴侶之間在養育孩子的過程中學習扮演家長的角色,而孩子也是在成長的過程中,透過觀察自己與家長、家長與家長、家長與親友間的互動,來建立自己與社會交流的互動模式。家庭是孩子經歷社會化的第一個場所,能提供給孩子的不僅僅是一個衣食無缺的環境,情感支援也是相當重要的一部份。情感教育希望帶給孩子的便是理性處理親密關係的能力,能夠透過表達自己、傾聽對方去建立和經營一段關係,也許過程中會有爭執與摩擦,但還是能在同理、磨合與協商的過程中共同來面對。

請別忘了,即使在婚姻和家庭關係中遇到困難與挫折,您也並不會是一個人面對這個世界。孩子會陪伴著您,也有我們能夠協助您、提供您需要的資源。

【相關資源】

婦女新知基金會提供免費的「婚姻家庭法律諮詢熱線」:https://www.awakening.org.tw/content/2487

【《阿肯的歡樂之家》的故事過程】

說完《我有兩個家》,接下來小豪老師說了由他撰寫的《阿肯的歡樂之家》,也許是因為本書由老師親自著作的關係,特別能掌握其中精華,故事說起來也更是活潑生動。

「阿肯的家是開雜貨店的,他發現巷尾一幢有綠蔭院子的樓房,常常傳出歡樂的開朗笑聲,但是舅舅卻警告說沒事不要靠近,因為裡面住了奇怪的人。」

「為什麼舅舅會覺得他們很奇怪呢?」小豪老師問。

「因為那些大人抽菸、喝酒嗎?」小朋友們回答。

「因為他們是同志,當時的同志沒有辦法結婚,所以他們選擇住在一起互相照顧彼此。」小豪老師說。

「為什麼社區的其他人們會討厭樓房裡的這個大家庭呢? 繪本中又是如何描繪住在樓房裡頭的家庭成員們呢?是穿戴、打扮得比較繽紛和特別嗎?」家長們可以藉由延伸故事內容,來探討社會是如何看待這些「和自己不一樣」的人。

「你們身邊有朋友是男生喜歡男生、女生喜歡女生的嗎?或者爸爸和媽媽的朋友是男生和男生在一起、女生和女生在一起的呢?」小豪老師問。家長在陪伴孩子閱讀時,可以從旁觀察、傾聽並理解孩子對於同志群體的想像和看法,但在和孩子做討論時,請務必拋開自己的刻板印象唷!

「有一天,阿肯忐忑不安地推著商品去送貨,來開門的是鬍子大叔,他手受傷綁著繃帶不方便取貨,請阿肯幫忙送進屋內……」實際認識了屋內的住戶後,阿肯才瞭解他們不如外人所說的那樣恐怖,反而很熱情、很善良、很溫暖。如同我們時常會只因為接收到片面的資訊,就對一個群體產生既定的印象和誤解,錯失了進一步認識他們的機會,這不是很可惜嗎?

❗️不過細心的小豪老師也有提醒大家,如果在現實生活中遇到陌生人邀請我們進入他們家,並不能隨意答應哦❗️

故事的最後,阿肯在接觸這個大家庭,發現他們並不如舅舅說的那樣奇怪後,也想邀請舅舅一起來認識這個特別又溫馨的歡樂之家!

面對未知和恐懼,貼上負面標籤是人們最常使用的手段之一。同婚合法過後,勢必會有更多在同志家庭環境下成長的孩子們進入校園中,所以我們應該盡早讓孩子明白每個人都是不同的、每個人都是特別的,也呼應性平教育欲推廣的核心價值「尊重多元與差異」。透過閱讀《阿肯的歡樂之家》,孩子們可以跟著故事中的主角阿肯一起學習如何面對所謂「和一般人不太一樣的人」,從最初的「聽說」和「想像」,到後來實際「認識」、「相處」並「理解」。孩子們需要先建立這樣的價值觀,能夠幫助他們在校園生活中學習和「與自己不同的人」相處,也了解「自己有權利是特別的」,減少校園霸凌的可能。

其實如諶淑婷所言:「每個家庭都不一樣,沒有一個家庭是特別的,也沒有一個家庭是百分之百完美的。」但我們可以透過一次次的對話和思想的碰撞,去建構家庭和性別的多元概念,也許樣貌不如我們習慣的那樣傳統、單一,但家庭可以給予我們的愛、溫暖和支持卻是不會改變的!

【活動之後】

當天的說故事活動結束後,從家長們的回饋中得知,覺得從繪本的角度切入去談性平教育是個很好的方法,希望之能有更多關於性平教育、人權教育的繪本故事分享。除了針對小朋友的故事活動外,也期望能規劃針對爸爸、媽媽的會後座談,讓家長們能夠適切的回應孩子的需求。

當天我們沒有在活動後規劃和家長們交流和對話的時間的確相當可惜,也許大家對於繪本故事和性平教育都有一些想像和想法可以分享、討論,下次我們在舉辦活動時希望能做更完善的規劃,把握珍貴的機會讓家長的每個疑惑都能得到解答。

最後,要感謝當天前來的家長和小朋友們,感謝你們的支持和參與。未來多元教育家長協會也會規劃更多的活動,期待您一同參與!

也感謝小豪老師當天專程北上來說故事給孩子們聽,希望可以一起繼續把這些很棒的性平繪本推廣下去!

【關注我們以獲得最新的活動資訊】

小豪老師-劉育豪:https://bit.ly/2EAQcLl

多元教育家長協會:https://bit.ly/2W9mOkU

高雄市性別公民行動協會:https://bit.ly/2ZlqySh

【記者會】校外人士不當教學 再度襲擊校園!

主辦單位:立法委員范雲委員國會辦公室
時間:2020年6月19日 上午 09:15-09:45
地點:立法院中興大樓103室

主持人:范雲/立法委員

發言代表:
尉遲秀/多元教育家長協會理事
周雅淳/校外人士管理提案人、經營「單親媽媽和她的小孩」粉專
奇奇/學生

新聞稿全文:

校外人士入校教學時段多 不當教材類型多
家長以為把孩子們送到國中國小上學,上的課都是經過專業認證的教師們講授的,但其實現在校園中校外人士入校擔負教學任務的比例非常高,包括「晨光時間」、「正課」、「課後輔導」和「課後社團」等四種時段都有可能是沒經過專業認證的大人們在執行教學。其中含有「違反宗教中立」、「違反性別平等」及「中國文化滲透」等不當教材;實際案例包括彩虹愛家生命教育協會(彩虹媽媽)、得勝者協會以及使用簡體字及模糊臺灣定位教材染紅學生的力翰科學等。


學生及家長現身說法
記者會將有學生現身說法,在學校如何受到這些不當教材的教學,影響自身觀念或造成負面影響的經驗;也將有家長說明過去對學校或教育局提出申訴但沒有任何改善的情形。


教育部首度檢視確認
彩虹愛家生命教育協會教材違反「教育基本法」及「性別平等教育法」
范雲委員關注校園孩子受教權及性別平等,多次質詢教育部,要求教育部檢視爭議最多的彩虹愛家教材是否有違相關法令;教育部於109年6月回覆確認違法。


教育部終於公布「校外人士協助高級中等以下學校教學或活動注意事項」


范雲說明「申訴三步驟」 召集家長一同把關校園教學

*校外人士協助高級中等以下學校教學或活動注意事項https://edu.law.moe.gov.tw/LawContent.aspx?id=GL001994

【服儀規定】論台灣私立學校與基隆市之服裝儀容

筆者/林廷翰(基隆市兒少代表、行政院兒權小組兒少代表執行秘書)

本文將分為二部分進行論述、探討

一、私立學校服儀相關

筆者畢業於由人本基金會「撲滅黑心校規」評為六星級黑心的私立高中,更在擔任各級兒少代表時發現了許多私校學生十分無奈之處。

許多私立學校均抱持著「反正教育部拿我沒辦法」的消極心態在處理不合時宜的服儀規定,國教署雖已明訂不能以「服儀」作為原因,對學生進行處分,但仍有許多私校仍以行政處分,甚或愛校服務、罰站等拐彎處罰學生,實屬不妥。

兒童權利公約(下稱CRC)觀點切入,依據CRC第13條所保障之兒少表意權,學校、政府在制定有關兒少政策與規範時,兒少有表達自己意願之權利,任何人均無法剝奪,因此多數學校也一規定在重大會議(如校務會議、獎懲委員會等)中納入學生代表,然而許多學生會遭到師長打壓或因在會議中學生代表比例不足而無法捍衛兒少權利,此情形較易在私立學校中出現,久而久之,私立學校的學生也就認為即使爭取了也無法帶來實際改變。

許多師長擔心若學生毋須穿著制服上課,學生可能因同儕間相互比較或因過度在意外在形象而使其置裝費變得驚為天人,但這亦是另一種學習,依據聯合國兒權委員會第1號一般性意見書,CRC第28條教育權中「教育」不限正規教育,而是包含「可以促使兒童發展其人格、天賦、能力以及在社會中擁有完整與滿意生活的廣泛生命經歷與學習過程」,總有一天,孩子將不須著制服(如多數大學、出社會),倘若能提前學習如何理財、衡量家中經濟,想必在未來能成為思慮更為縝密之成人,此學習亦須由師長共同陪伴、教導,而非無謂地限制學生穿著,更因此喪失了寶貴的學習機會。

二、 基隆市服儀

關注非直轄市服儀者鮮少,因此筆者希望能以基隆市為例,盼能引起更多人關注。

基隆市有許多不合時宜的服儀規定,以下列公立學校案件為例:

1、某市立完中規定男性制服繡名字、女性則無須繡學生曾詢問學務處此規定制定原因,學務主任表示:男性較易在外惹事生非,要記錄其違規行為較容易;而若女性制服也繡名字,則可能遭受不必要騷擾,儼然已違反性別平等。

2、某二所市立國中規定女學生若頭髮過肩,需將頭髮紮成馬尾,若違反規定,將被教官罰站、訓話等處分。

很遺憾地,基隆市不僅許多學校不重視學生服儀,市政府更未重視此議題,教育處曾因疫情要求今年會考考生一律穿著制服應考,卻從未事先詢問考生意見,更未考量制服不舒適材質可能讓考生無法發揮正常水準應考,雖後來撤銷命令,但最後會考考生卻仍離奇地被學校要求著制服應考。

綜合上述,筆者希望這個社會能讓孩子有更多平等學習的機會,讓兒少能有獨立思考、為自己的人生負責,並營造兒少友善的社會!

【服儀規定】專訪:北一短褲自由陣線參與者 — 陳怡璇同學

訪員/撰文:林承慶

受訪者介紹:

怡璇2016年參與北一女中校園內部的短褲抗爭事件,當時北一女中的服儀委員會,學校教師沒有出席,催生了北一女中學生自主組織「北一短褲自由陣線」以及爭取短褲進出校園的抗爭行動。另外,怡璇亦參與北一女的異議性社團「綠覺醒」,關注各式各樣的社會議題,也結交到許多參與反課綱運動的高中生夥伴,從高中就不斷思考自己的位置,也想像自己行動的可能性。

從南到北的短褲抗爭–女校的短褲抗爭

當時2016年蔡英文總統上任,開啟了新一波的服儀討論,而堪稱作風保守的楊世瑞校長對於北一女中的服儀改革並不支持。而北一女過去都有在討論爭取短褲進出校園的服儀規範。而這時趁著服儀委員會的議程與討論熱潮,北一女中的學生自主發起組織參與與行動,進行短褲抗爭。從2010的南女短褲抗爭到2015中女短褲抗爭再到2016北一女與景美女中的短褲抗爭的行動,從南到北的推進,也似乎從這股運動脈絡說明著學生權利的擴張,而爭取短褲的抗爭不僅僅是學生服儀規範的學生權利問題,亦是針對女學生身體控制的性別政治問題。從怡璇的描述中,也告訴著我們女校爭取服儀問題不僅遭遇到校方權力的阻礙,也存在著內部對於性別秩序的深刻反省。

威權與父權的交織–短褲宣導片的性別論戰

怡璇笑著回憶著,提到當時爭取短褲抗爭時,與景美女中各自拍著影片,想要與家長和師長對話,主張爭取短褲的目的不僅僅是說明著校規的不合理,而是想要傳達高中生「也有權利為自己做決定」。動之以情,說之以理的影片宣導,傳達自主決定的價值,也傳達女學生的身體自主。但影片發布在粉專,卻被女性主義者周芷萱批評:「尋求家長同意是一種順應家父長體制的展現」。當時怡璇對這樣的想法可以理解周芷萱的想要傳達的性別理念,但怡璇認為當時這種批評內部討論就有預見,甚至認為這是一種策略,也不斷反思學生與家長的關係,進行對話與雙方理解是否等同於尋求家長的同意。換句話說,「邀請」家長參與女學生的短褲自主,是否為一種家父長體制的展現,是需要討論的。從這場短褲宣導片的性別論戰,似乎可以從女性主義流派找尋到各自的定位,但不論答案為何,短褲陣線的影片策略,也凸顯出威權文化(制服規範)與父權文化(短褲)的交織性,北一女中內部組織的深刻反省都在她們的行動中展現。

差異與相同–合作過程的反思

當時北一短褲自由陣線亦與景美女中的黃衫學潮合作,而新聞媒體的呈現,卻是以北一女中為主體,而景美女中的行動參與卻顯得邊緣。怡璇也思考著這樣的現象,認為第一志願學校的參與一直被媒體放大矚目,有好有壞。好的在於可以增加曝光率,壞的在於合作上卻一定程度上取代了景美女中的主體性。除了明星高中的光環外,怡璇也提到北一女中爭取短褲與景美女中爭取短褲的過程中,面對的反彈聲浪也有差異。就怡璇理解,景美女中的反對學生,會認為校服應該以白襪黑鞋作為景美女中的學生象徵,不應該被服儀解禁而毀掉了景美女中的特殊性。另一方面,在校規的取締方面,北一女中比其他學校來說,與教官的互動可以處於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狀態,違反校規也不會被嚴格執行反而有其逃逸的策略。但從怡璇的回應中,也看到怡璇從自身的位置,讓我們看到第一志願的女校位置,在與景美女中合作的過程中,凸顯他們的差異與相同,甚至也可能影響了她們的行動策略。

結語:參與短褲抗爭,不只是學生權益

怡璇說著自己當初參與的行動,除了跟我分享從反課綱運動到短褲抗爭運動的高中生學生運動的蓬勃發展,作為學生意識的自我培力。也作為自身社會參與的經驗基礎,脫離自身舒適圈的範圍,不應該只是活在功績主義的明星高中光環裡,讀好書念好大學不應該只是自己唯一的路。期許自身參與在各層面的社會運動,比如勞運、原運與同運等,拓展自己的視野與關懷。故從怡璇高中經驗的回首來時路,短褲抗爭不只是學生權益,也是自我價值的追尋。

【服儀規定】分享國一學生對學校服裝儀容的想法

文/陳曉行(國一學生)

論台灣教育的服裝儀容

走在學校旁,常會看到一群學生穿著一成不變的素色制服,從學校裡湧出。這讓我不禁想著,到底是為了什麼呢? 台灣的國高中有些關於服裝儀容的規定,其邏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以制服外套為例, 我就有一個奇特的經驗: 學校因服裝儀容的整齊或一致性, 規定穿外套時不可拉開拉鍊, 未遵守者如被糾察登記, 一律記點。 這是一個極為怪異且毫無理由可言的規定, 我因為好奇就曾把這個疑問問了某個師長, 他的回答竟是如果這麼做,風氣會更好,而且外套拉鍊如果沒拉,會看起來更加邋遢。寫到這裡各位可能都知道我要表達什麼,風氣會因為外套拉鍊拉上而變得更好嗎?我認為,實際上,要讓學校風氣變得更好,應是從教育上著手,以教學將好的觀念教授於學生,而不是以這種看似刻意為了管而管的規定來約束學生。
  
上述現象普偏的出現在台灣一些學校裡,我認為這是傳統教育體制裡的一個盲點。而這種規定也會引伸出更多麻煩的事。很多學校都會成立糾察小組,大多由學生構成,走在校園內常常會看到一些學生,手上掛著大大的糾察兩字,拿著登記版及一枝筆,站在走廊上隨時叫停學生。糾察管轄的範圍很廣,大則是走廊奔跑,小則短襪未達腳踝以上。有些糾察會故意站在人多的地方等著抓人,拼了很多的「業績」,像這種為了抓人而抓人的作法,已不是最初成立糾察組的本意。我個人認為,糾察小組的用意應是保護學生不受傷害,例如不可走廊奔跑,或走路不可滑手機……,而非為了拼業績的抓人。糾察系統最初成立也許是好意,但現在如果做到有點過度了,到底是好是壞呢?
  
台灣教育裡的「服裝儀容」也許是一個盲點,但我相信也有許多學校正在慢慢改善,甚至有學校如今已可以穿便服上學了。也許會很緩慢,但我希望總有一天,台灣教育能綻放出美麗的花朵。